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德宏旅游 > 企业单位 > 正文

辣木一夜走红背后:可替代粮食的树?“辣木热”有点乱

发布日期:2017-5-11 下午 08:18:16 浏览:98

辣木营养图解

辣木产品(罗道海摄)

辣木产品(罗道海摄)

辣木荚果

辣木嫩枝(罗道海摄)

辣木嫩枝(罗道海摄)

云南现在什么最火——辣木。

来自于印度的辣木,在中国,其树叶成了一种食品。这种可以吃的树叶,含有丰富的蛋白质、维生素等营养物质。用专家的话说,可媲美小麦、稻米等传统粮食作物。

当然了,辣木价格也是高不可攀。

仅仅在一年前,辣木还是默默无闻。

“一年以前,我没有想到辣木会成这个样子。”中国林科院资源昆虫研究所研究员张燕平说,他弄不明白,也搞不懂这个市场,“以前这么好的东西,掉在地上没人理睬。现在同样的东西,却已经被吹上天了。”

事实上,近些年的云南,风靡一时的植物并非只有辣木,三七、玛咖、石斛,都曾风光无限,个个号称具有治病的奇效,可均结局惨淡,现在轮到辣木接受考验了。

将来的命运会如何?辣木,可要当心了。

一夜走红

蔬菜中的“奢侈品”

在北京,从云南空运来的辣木嫩枝,可以卖到200元一斤。在昆明,也能卖到100元一斤。价虽高,也并非想买就会有。仅仅在几年前,解培惠记得只有20元一斤。

今年80岁的解培惠,曾担任云南德宏热带作物研究所所长,栽种辣木近10年,是云南少数几位辣木专家之一。解培惠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曾有专家研究过,人体一天所需的营养,等同于20克辣木树叶干粉,或是70、80克辣木小叶,或是3、4枝辣木嫩枝。

这种时下最火的经济作物,不仅在云南,且在全国有燎原之势。

在云南的德宏、版纳、保山等地,商人们趋之若鹜,上千亩的种植也不在少数。华西都市报记者得知,更有甚者,为了赌上一把,尽早赶上辣木的好价钱,砍掉橡胶等林地,种上辣木的也有。

辣木的一夜走红,缘于习近平的一次国事访问。

去年7月,习近平访问古巴,将云南西双版纳热作所精选的5公斤辣木种子作为国礼,赠送给古巴领袖卡斯特罗。之所以辣木种子会成为国礼,是因为2011年时,卡斯特罗曾用辣木叶拌的沙拉款待来访的习近平。

此后,辣木在云南开始家喻户晓,成为蔬菜中的“奢侈品”。

事实上,在习近平访问古巴之前的2014年4月,中国-古巴辣木科技合作中心就已成立,致力于辣木产业的交流合作。2012年11月12日,国家卫生部更是批准辣木叶为新资源食品,允许进入食品市场。此后,辣木不仅可以作为蔬菜售卖,其衍生出的产品也是形形色色,辣木茶叶、辣木面条、辣木油等,还有树叶粉碎而成的辣木片剂。

辣木在中国

已种植4、5万亩

辣木原产地印度,因树皮及根有辣味得名辣木,又因幼苗根部似鼓槌也叫鼓槌树。

中国林科院资源昆虫研究所研究员张燕平考证,台湾最早引种辣木在1860年,中国大陆引种时间最早的报道是在1960年,云南德宏民间传说始于1890年。

“西双版纳引种于上世纪60年代。”解培惠说,他曾在四川攀枝花种树20多年,2006年他从印度引进6000多粒辣木种子回国,在攀枝花试种100亩,而今10年过后,整个金沙江流域已过万亩。

辣木属热带树种,喜光热,生长速度快。

解培惠介绍,辣木已知的有10多个种,仅印度的两个种和非洲的一个种,可无毒食用。

“辣木也是一种生态的大树种,适应性广、生存力强。”解培惠说,辣木当年入苗可成林,当年就能长到6米高。此外,辣木吸水量少,在年降雨量250毫米的地区也能生存。

张燕平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全国辣木种植有4、5万亩,云南超过了3万亩。一般来讲,作为经济作物的规模化种植,因不断采集树叶和荚果,辣木只有10来年的寿命,此后会逐步死亡,但老百姓房前屋后栽种的辣木,当成树来种,活上20年也可能。

张燕平询问过不少专家,40年以上的辣木没见过,30年以上的也很难找到。因此,他认为辣木作为绿化树种,并非最好的选择,2003年在云南元阳,曾用辣木做荒山绿化造林而失败。

德宏芒市的一棵百年辣木,可能是个例外。

解培惠说,2012年10月,他发现并考证了这株古树,是110年前的当地人肖应祥从缅甸引种而来。

疯狂的辣木

可替代粮食的树?

在解培惠的眼中,辣木一身是宝。

他说,在重视粮食安全的今天,辣木树叶和花中所含的蛋白质、矿物质、维生素等营养物质,“比袁隆平的超级水稻还要高。”并且,辣木具有再生能力,如韭菜一般,辣木叶一年可收割3至5次,是优良的“木本蔬菜”。

“要像重视粮食那样,重视辣木发展。”解培惠说,过去吃玉米、小麦、稻米,吃的是草本植物的种子,现在不只吃种子,还可吃比种子营养好几倍到几十倍的木本大树——辣木树叶和花,这不仅是认识上的一次飞跃,也是“种粮史”上一大创举。

中国林科院资源昆虫研究所研究员张燕平也认为,辣木树叶所含的营养成分没有争议。

对于辣木所含营养物质,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评价结论:辣木叶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,特别是维生素e、胡萝卜素、维生素c、维生素b6、叶酸、钙含量都较丰富。与植物性食物相比,蛋白质、膳食纤维含量也有一定优势。

西双版纳热带作物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对华西都市报记者介绍,营养含量测定表明,辣木叶片中钙和蛋白质分别是牛奶的4倍和2倍,钾是香蕉的3倍,铁是菠菜的3倍,维生素c是柳橙的7倍,胡萝卜素是胡萝卜的4倍,维生素e和叶酸分别是螺旋藻的12倍和19倍。

可见,传统粮食作物无法媲美辣木。而芒市的这棵百年辣木,在解培惠检测后认为,每100克含量分别高出小麦、稻米、玉米、土豆几倍到几十倍,甚至百倍。

“辣木是高产树种。”解培惠称,一亩高水平种植的辣木,投入需1.5万元左右,第一年可产嫩梢200公斤左右、老叶干粉约200公斤,第二年可产嫩梢400公斤左右、老爷干粉约300公斤,第三年则会更高些。

正是如此,商人们才趋之若鹜,辣木暴红,云南怒江州欲打造5万亩辣木产业基地。

“作为粮食,辣木是个不错的替代品。”一位商家向华西都市报记者如是评价。

辣木的困惑

过多强调治病功效

有专家担心,如同三七、玛咖、石斛一般,辣木会不会只是一阵风。

因为他们发现,辣木不仅营养丰富了,已经开始“治疗百病”了。

近日,在昆明举办了一场辣木的研讨会上。华西都市报记者听闻专家讲解辣木的功效:具有抗菌和抗病毒的作用、具有潜在治疗哮喘的功能、具有防治缺血性中风作用、具有预防和治疗胆结石的作用、对白内障、老年痴呆的治疗和预防作用、可降血脂、对小鼠脂肪肝有缓解作用……

有专家向华西都市报记者抱怨,过多强调治病功效,是不是会因此误导投资者和消费者。

事实上,辣木毕竟仍只是食品,并非药品。而且,卫生部新资源食品的“通行证”上,辣木能作为食品的只有树叶,不含花和荚果。

张燕平说,辣木价格也太离谱了,说辣木是治病的灵丹妙药,有些过头了。

即便在古巴,辣木并非为了治病。

解培惠称,他的同事曾在古巴考察,辣木在古巴种植面积有4、5万亩,每亩可产6吨树叶,解决了当地饲料难题。张燕平也称,古巴辣木主要是饲料原料,很少人食用。

近些年,风靡云南的经济植物,辣木已是第四种了。

云南的一位商人介绍,第一种是三七,热了很多年,近几年虽说价格没有跨,很多种植户是亏损的;第二种是玛咖,风靡一时,包括云南省外还很风靡,但是产业起伏波动非常大;第三种是石斛,刚兴起时,大家都认为挖到金矿了,只要种植就发财,现在很多种植户恨死了石斛。

追根溯源

以蔬菜和饲料为主

印度是世界上最早利用辣木的国家,可追溯到公元前150多年。19世纪,欧洲开始从印度进口辣木提取物,用于制作化妆品。

其实在印度原产地,辣木没中国这般火。

2006年2月,解培惠在印度考察时,天天吃一种他没见过的蔬菜,或汤,或炒,印度朋友介绍是辣木。他细打听,辣木是当地常见树种,嫩枝为蔬菜,印度种植面积有60万亩。

张燕平说,辣木在印度是一种普通的蔬菜,好比是我们吃的菠菜、白菜、空心菜,只是价格比普通蔬菜稍贵。“在印度,辣木深加工的比例不到5,多数是在农贸市场被交易,印度主要食用辣木的嫩豆,嫩梢食用的并不多。”

刘昌芬的《神奇保健植物辣木》中称,辣木是南印度家庭常见的庭院蔬菜之一,很大程度上,辣木在印度仍是一个次要的栽培作物,多种于边缘土地或是小农场作为蔬菜种植,基本在印度本地市场出售。辣木在非洲,叶和嫩枝为家畜所喜食,被推荐作为产奶牲畜、罗非鱼的饲料,或饲养山羊、羊羔的辅料。

张燕平介绍,10多年前,他们将辣木引进国内的目的,就是蔬菜的替代品,家家都可以吃和种植,而规模化种植成为工业原料林,可用来提取植物油,作为化妆品的工业原料。“现在国内辣木种子几百块一公斤,作为化工原料,谁还用得起,法国等化妆品公司跑到印度引进,不会来中国。”

辣木有些“乱”

规范标准,刻不容缓

“以前种了几百亩,卖不出去,70、80当粪草丢了。”张燕平回忆心酸的往事,说,“10多年前,我满怀希望种的时候,没人理睬、受人冷落,中途还停种了3、4年,出乎我意料的是,突然间又这么受人追捧。”

解培惠也觉得,辣木有些“乱”。

首先是种子杂乱。有印度来的,有非洲来的,也有国内培育的;卖种子的,有的有经营权,有的没有经营权;种子的价格,低的,50元一公斤,贵的,3000元一公斤。“不晓得找谁,也不晓得信谁,更没人来管一管。”解培惠很是无奈,他还听说有吃辣木籽中毒的。

其次是辣木产品乱。辣木茶、辣木面、辣木油、辣木片,产品五花八门,只要能想到的,就会有产品,而且是沾上辣木,价格就陡涨。“安徽一家厂商找我,让看看他们生产的辣木片,这不是骗人吗,安徽根本不产辣木,何来辣木片?”解培惠有些生气,他们最贵的每片12元,当药在卖,而在辣木主产区,辣木叶粉碎后制成的片剂,每片也就6毛钱。

最后是辣木的误导性宣传乱。把新资源食品的辣木,当做药品在卖,混淆不清,欺骗消费者。解培惠说,“辣木仅仅是树叶获批,辣木花、荚果都还未获批,仍不能进入食品市场。”

商家们也感同身受。一位商人认为,规范辣木的相关国家标准,已刻不容缓,若是等到辣木产业衰落,再来挽救这一产业,就难有“亡羊补牢”的效果了。华西都市报记者罗道海云南昆明报道

《辣木一夜走红背后:可替代粮食的树?“辣木热”有点乱》相关参考资料: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你可能会喜欢
    没有相关企业
最新企业单位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